與久石讓老師的合照  

 

Joe Hisaishi: "The Wind Rises" Suite No.2 for Balalaika, Bayan, Guitar and Small Orchestra World Premier

 

只是多了份運氣,讓我有機會能跟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Joe Hisaishi)老師合作,世界首演『風起組曲第二號』。現在離演出時間已經有點久遠,但還是趁暑假較空閒時趕緊補上些心得,讓日後還有些東西可以回憶,然後,感動。


日本人就是守時,照著行程走。在譜還沒拿到之前,先拿到的就是排練時間表,時間、地點以及預定曲目,清清楚楚白紙黑字。雖然在第一天彩排時剛好碰到百年難得一見的癱瘓台北車站事件,我把車臨停在收費停車場,背著吉他遠離忠孝東路,離開車陣後再改搭小黃,幸好還是趕上了,五分鐘後,第一次彩排。第一次合奏自然是戰戰兢兢,但對於久石讓老師能夠精準且快速地發現演奏上的錯誤印象頗深。一小時後彩排結束,不拖延,捨不走的倒是我了,神隱少女的的第一個M7sus2總是一下就揪住我。

 

第二點是英文很重要,這是寫給不喜歡唸書只想成天拉琴的孩子們看的。儘管久石讓老師在與樂手溝通的過程中不需要用到什麼艱澀的英文詞彙,但要是有機會可以與國外大師近距離接觸時,你卻因為語言無法多做深入的溝通探討,有些機會是一輩子只有一次,錯過就不再。

  

因為這次的表演,我看了『感動,如此創造』這本久爺(經紀公司私下都這麼稱呼,笑)的書,其中有個片段倒是還在回味著:其實他以前很喜歡創作現代音樂,像是極微主義(minimalism)之類的風格,但後來有機會從事電影配樂,他覺得樂曲還是要有好聽的這部分,要是能把所謂卡通歌寫到恰如其分,就推廣音樂的角度而言,作曲者與聽眾都是贏家了。一直都知道,要在曲高和寡與堅持中取得一個平衡點,這點,我至今都還在學。

 

再來想講的就是演出當下的震撼。舞台上燈打著,久爺就在離我一公尺遠,閃閃發亮(其實是因為流汗)。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首曲子,舉手投足間就是最自信的指揮,每個呼吸都是對音樂最虔誠的尊敬。一位作曲家要身兼指揮,安可還要變身為鋼琴獨奏,多角色的轉換絲毫不會造成困擾,我想,那是他把他自己當成音樂的一部份,每個面向的自己都只是樂思的傳達,若是這樣,自然不會有任何的衝突。

 

曲目安排的緣故,一同協演的獨奏者繼續坐在台上,聽著神隱少女的主題曲。鋼琴獨奏久爺本人在前面演奏,樂團在身後,覺得這更像是環繞音響,能夠有這次的演出機真的是賺很大!

 

另外也很開心,這次能跟台北曼陀鈴樂團的團長陳雅慧老師以及推廣手風琴不遺餘力的蔡偉靖老師共同合作。尤其難忘的是,在國家音樂廳彩排結束後與正式演出之間的空檔,我們在陳老師的教室,喝茶聊天,然後視譜彈奏著一首又一首的改編曲,音樂很快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遞名片或交換line能認識的實在很有限,音符間的交流更讓人心滿意足。

還有很多的小細節無法一一道盡,若真要從這次的演出總結些什麼,我想說:願大家都能在音樂中忠於自己,無愧於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fang Ko 的頭像
Yifang Ko

柯懿芳的古典吉他部落格

Yifang 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